来自 风俗习惯 2020-01-28 05:0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766net必赢 > 风俗习惯 > 正文

从汉英混杂看保卫汉语刻不容缓,的汉语词汇


时间:2007-3-8 11:29:45 来源:不详

  有语言学家这样断言,世界文化史上最古老的三种文字:古代埃及人的圣书字和古代苏美尔人的楔形文字已经先后于公元前300—400年消亡了,眼下就只剩下汉字了,伴随着英语的强势“入侵”,如果再置若罔闻,300年后,汉语也将会消亡。看眼下的现实,就知道这非妄言。今天社会对汉语的轻视和对英语的盲目崇拜,已经到了非常麻木的状态。眼下不完全是英语的强势入侵,而是我们的文化传承者自我防护能力不够。对西方语言的盲目崇拜,实际上表现的是对民族文化的轻视和自信力的缺失。如果任其发展,我们神奇的汉字,也许有一天就会像甲骨文一样成为只有专家才能破解的文化密码。

汉语成英语新词最大来源

19世纪中叶,英国成为资本主义的头号强国,为了扩大海外殖民地,发动了侵略中国的鸦片战争,迫使中国开放通商口岸,结果中国人从实用角度开始学习英语,英语语言的一些词语逐渐渗入到汉民族的语言中来,特别是到了近代辛亥革命以后,李大钊领导的新文化运动以后,提倡白话文,为外来语进入汉语言,在汉语言中生根发芽提供了外界土壤。现代汉语中还有许多我们熟知的词汇,在古汉语大词典中是查不到的。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使用这些词汇,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些词汇是从别的语言中吸收进来的。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国际交往的需要,越来越多的外来语进入了汉语,主要以英语外来语为主,如:冰激凌 (ice cream)

图片 1

图片 2

  文字之争说穿了是国家软实力之争,是话语权之争。近年来,世界主要大国都在用法律形式维护本国语言,法国把每年3月20日定为“国际法语日”,总统在这一天要出来讲话,号召保卫法语。德国人坚决反对德英语言混杂,提倡在德国要讲德语。美国近年也颁布法律,坚决维护其强势英语的地位。在这场文化角逐中,中国既要有海纳百川的开放胸襟和博大胸怀,同时也要坚决捍卫我们的汉语言文化传统,我们向后人传下去的决不能是不汉不英的语言,这是我们中华文化的命根子,是祖宗留给我们的万世基业。从“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和“汉字英雄”的举办,它提醒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不仅是提笔忘字这个看来表象的问题,更提醒我们,我们的汉语的的确确面临着安全问题,我们所有的华夏儿女都有责任为捍卫汉语的文化安全尽一份绵薄之力,而最后的行动就是按汉语的规范写好汉字、用好汉语。

pekin duck 北京烤鸭

疯狂英语 邝 飚

Shanghainese 上海的

  “洋泾浜”汉语的流行,已经到了影响国家文化安全的程度了吗?这绝非危言耸听。

其实,汉语词语进入英语词汇系统,或多或少地都需要经过一定的“英化”改造。改造方式有音译、意译、音意合译和音译加词缀。例如,汉语拼音“太空”和希腊词“nautēs”组成英语单词taikonaut,主要用来指中国航天员,现已收录牛津词典中。而最先由海外华人创造的中式英语“long time no see”,采用了直译的方式,如今这个词已经成了英美国家里不少人打招呼的常用语。

  “洋泾浜”的拥趸者,有一种悖论,认为中国方块文字字义多,太难学,不如26个英文字母易懂易记,随便几个字母组合就是词组,含义深广。其实,这大大误读了中国汉字。据中西方文字学家共同研究考察的结果,以独立单字为单位的中国汉字,无论表情达意还是承载信息、字义储存的容量上,都大大优于西方其它文字。特别是汉字还是世界上唯一一种成为书写艺术的文字。它在文字与艺术、象形与表意的绝妙结合上,堪称世界一绝。说到这儿,我想到了鲁迅先生,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他曾认为方块字束缚了中国文化与世界融合的手脚。鲁迅先生早年的这种担心当然有其局限性,到改革开放初年,一些文化界人士也再提类似问题,在报纸争论不休,甚至要取消汉字,建议走拼音化道路,否则计算机时代会将中国文字抛弃。岂料,随着聪明智慧的中国人对五笔字型输入法的研究开发,这个问题便迎刃而解,中国文字昂首进入计算机的新时代,现在汉字已经成为世界上输入电脑最快的文字了。有例为证,据联合国相关部门统计,在如今联合国常用的6种文字的文件和书籍中,汉字版是最薄的版本。

汉语词语的“英化”过程

  第三次高潮是近些年的事,改革开放以后,随着我们对外交往的扩大,外来语更是似大潮汹涌。毋庸置疑,这对促进文化交往和经济发展意义重大。遗憾的是,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大潮,我们缺乏足够的思想准备和全面的应对措施,没有像先辈那样在保护自身文化的基础上以我为主、为我所用,将西方语言化为我之血肉,而是用极省俭的办法,将外来语直接楔入汉语。于是,WTO、GDP、NBA、CPI、IMF等等直接入文,便成了一种惯常现象。加上一些科技新词如DVD、MP3、MV等的大量引入,汉语常常像一种“四不像”的文字。其实,在面对外来语强势到来时,汉语言的应对办法还是很多的,改造也罢,融合也罢,有先辈经验可资借鉴。关键是重视不够。比如WTO入中国时,就用“世贸组织”称呼有何不可?GDP用“国总值”,APEC用“亚太经会”岂不更贴切更便当吗?遗憾的是,我们没有这样做,而是直接移来。这种直接嵌入法,实际助长了我们文化的不自信。最典型的,莫过于2003年非典流行了,一开始,国人已经习惯用非典一词了,可一些报刊后来又改为“SARS”,弄得老百姓不知怎么说好。后来的甲型流感,开始称“猪流感”显然不科学不好听,改为甲流后本来老百姓已经适应了,可见诸公开报刊、电视的说法,又非常别扭地说“甲型H1N1流感”,好像不如此就不足以显示它命名的科学和神秘、显示不了与世界接轨一样。说到底,骨子里还是一种文化不自信。其实,在引用外来语中,有的时候我们还是做得很好的,比如流行病“AIDS”,专家将音译和意译结合,称其为“艾滋病”,顾名思义,这是因为爱而生的疾病,何其准确而恰当。只是对这样很好的经验缺乏认真的总结和推广。

Taikonaut 中国宇航员

  三年以前,国家广电总局发布通知:中央电视台将不得在电视节目中使用外语缩略词如“NBA”、“GDP”、“WTO”等。这个通知,当时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意义都非同寻常。此前,清理汉英混杂现象的呼吁,多见诸报刊和语言学界,“两会”提案、专家撰文也多有涉及。而以官方行文方式做具体规定还是第一次。有论者称,这是以政府主动出击的方式来捍卫汉语的纯洁性,其意义深远。而对此通知,时下网上议论几乎爆棚,拥护者质疑者都大有人在。几年之后,我们发现,对这个带有法规性的政令,社会执行的并不怎么好,一些“洋泾浜”文字,无论在电视台的播音中,还是在报刊上,照样我行我素。无疑,这对维护中国汉字的安全是十分不利的。

yuan hsiao 元宵

  由河南卫视举办的“汉字英雄”以及由中央电视台举办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受到全国各界的一致叫好。这好像给濒临危机的中国汉字敲响了警钟。这种危机不仅仅表现在相当多的国人提笔忘字已经成了一种常态,而且表现在我们一向引为自豪的中国汉字,正一步步被外来语所侵蚀。对此,相当多的中国人不仅无所察觉,甚至开始习以为常。有人说到提笔忘字,常常把它与电脑的普及联系在一起,其实这只是原因之一,更多的原因是,我们对保卫我们的汉语文化已经缺乏一种清醒,对我们数千年的汉语文字缺乏一种自信。

如今,越来越多的汉语流行词汇有望被收录在英语词典之中。像maotai……这些词语在母语为汉语的群体中有着相当的影响力,那么,它们“出口”后,在英语中也能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这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

  应该说,这些年来,汉英文字混杂使用已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时下,无论是书面行文还是口头语言,撇几句洋文已经成了一种时髦的事情。甚至有的报纸也公开用汉英混杂的形式做标题。比如《上海加入LIVE8》《MG:MY生活的GENE》《哪款AOC,卖到了VDP》等,你能读懂这些标题吗?如果你不是专业英语人员,恐怕很难。可这是公开出版的报纸刊登的。这些东西,不懂英语只懂汉语的人看不懂写不了,只懂英语不懂汉语的人同样也看不懂写不了。至于年轻人交往,动不动“N个问题”的半洋半汉的话更是常事。到头来,弄得中国人好像必须学会英语才能看懂读懂自己的语言。因此,保卫我们的汉语言文字的纯洁和历史传统,应该说已是刻不容缓。

potsticker 锅贴,煎饺

  必须说明的是,我们强调保卫民族语言的纯洁与所谓的民族主义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一部5000年文明史证明,我们中华民族历来强调融合其他民族的优秀文化为我所用。但是融合并非照搬,比如,因先辈的智慧,在引用外来语上,用音译有了我们今天惯用的“咖啡”,用意译有了汉语“电话”,音译加意译就有了今天的“芭蕾舞”。这些文字,都悄无声息地引外来文化为我所用,大大丰富了汉语的文化表达。史料考证,中国文化史上有三次吸收外来语的高潮,第一次汉唐通西域,佛教传入中国,外来语“葡萄”、“骆驼”、“世界”、“庄严”、“结果”、“现在”、“圆满”等从西域语言和佛语中引入汉语,此后被我们用了数千年。如今很少有人知道这是舶来品了。第二次外来语高潮是鸦片战争以后,从英语中引进了坦克、沙发、吉普车等,从日语中引进了组织、纪律、政府、党、政策等等一类词汇,至今这些词汇已融入我们的主流语言。这些机智巧妙的引用,表现的是先辈们的大智慧,重要的经验是把外来语化为了我们的血肉。

总部设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全球语言监督机构” 发布报告称,自1994年以来加入英语的新词汇中,“中文借用词”数量独占鳌头,以5%-20%的比例超过任何其他语言来源。该机构主席帕亚克表示:“令人惊讶的是,由于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中文对国际英语的冲击比英语国家还大。”

本文由766net必赢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从汉英混杂看保卫汉语刻不容缓,的汉语词汇

关键词: 766net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