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风俗习惯 2019-09-28 00:4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766net必赢 > 风俗习惯 > 正文

行业观察,被批歪曲历史遭抵制

原标题:行业观察 | 北京日报:莫让满屏戏说带偏人们对历史的认识

原标题:北京日报:莫让满屏戏说带偏人们对历史的认识

问题:《霍去病》被批歪曲历史遭抵制,古装剧中历史该是怎样的存在?

图片 1

图片 2

回答:

古装剧戏说历史、疯狂刷屏,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人们的认知判断。前段时间,某网游篡改历史人物,荆轲的女性设定,就让不少小学生深信不疑。对此,或许有人可以一看即知,但问题是,没人能够通晓五千年历史的所有章节,又怎能保证识别出每一处偏误?当银针试毒、麝香堕胎等广为人知的桥段,都来源于编剧在格子间里的拍脑门臆想;当舆论热烈讨论的清宫故事,都来源于“只取一点因由,随意点染,铺成一篇”的创作方式,那么历史在观众心中的面貌,恐怕就会离真实越来越远。“大事不虚、小事不拘”,这则历史学家对文艺创作的善意提醒,至今听来依然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

《延禧攻略》的爆红让不少游客慕名前往故宫

穿着古装的现代戏,这就是现在大部分古装戏的实质。不过既然里面有历史人物,我认为对历史人物最起码的尊重和基本的史实还是要遵循的。不然会让很多没有接触过历史的人无所适从,从内心中产生一些先入为主的想法。
图片 3
关于霍去病的生平,在司马迁所著的《史记》中,对其有明确的记载。我不反对在基本史实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加工和创造,比如我比较欣赏的一部电视剧《大秦帝国裂变》,看大秦帝国让我热血沸腾,这是很多年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图片 4
但现在很多古装剧的导演或者说电视剧的主演缺乏历史的积淀,对于历史人物并不了解,也没有基本的认知。因此在演绎的时候,就会凭空想象任由发挥,将一个伟大的英雄人物塑造成了一个痴情种子,把所有的古装剧都变成了言情剧和宫斗剧。
图片 5
霍去病一生永远定格在了二十三岁,但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通过史学家的笔端,永远的留在了我的脑海之中。汉武帝为他兴建府邸时,他说:“匈奴还没有消灭,哪有心思考虑小家呢?”
图片 6
这样的人整天在战场上厮杀,脑子里想的是如何驱逐鞑虏,怎么可能有时间有精力去考虑个人的问题呢?推荐大家看看陈宝国主演的《汉武大帝》中的霍去病,尽管有艺术加工,但是尊重了基本的史实。图片 7一个民族文化复兴的标志,就是对历史的尊重,对前人的敬仰,对自己的反思,对他人的友善,我为自己是中华民族的子孙而感到自豪,也为中华历史上涌现出的无数英雄豪杰而感到骄傲。

影视剧不是教科书,我们不能要求每部古装剧都是历史正剧,但如果岁月深处的人物故事仅有“戏说”这一种打开方式,如果世象百态的历史细节仅被截取出满地鸡毛的后宫争斗,无疑是一种灾难。换言之,野史戏说越是大行其道,严肃历史的科普就越是不能缺位。近来,《延禧攻略》的爆红让不少游客慕名前往故宫,院长单霁翔趁机科普:延禧宫是北京地区最古老的一个“烂尾楼”。诸如此类的“以正视听”当然必要,却多少有些单薄细碎;我们迫切需要的,还有对主干故事、对历史情境的系统还原。只有让正本清源的东西多起来,观众才不会被编剧的“脑洞”带到沟里。

最近,《延禧攻略》与《如懿传》接连热播,乾隆皇帝持续霸屏。戏里角色撕得厉害,戏外粉丝也吵得热闹,焦点正是两剧中相互矛盾的人物设定:《延禧攻略》中视富察皇后为“白月光”的乾隆,转而对如懿一往情深;善良正直、恩怨分明的令妃,转身成了《如懿传》里的狠毒心机女……这也无怪乎观众感叹“电视剧不能连着看”。

一个人的历史,一家之言。

北方的评书,南方的讲古,口耳相传,悠悠千载。国人对历史故事的兴趣堪称浓厚,借此消遣怡情,也习得智慧。我们想要也应该了解的历史,绝不只是帝王后妃的恩怨情仇,还有千里江山的治理智慧、朝代兴衰的更迭逻辑、古代贤者的人生遭际、市井乡间的民风民俗……多一些呈现历史的维度,多一些严肃历史的讲述,方能为人们提供更丰富的心灵滋养、涵养更深厚的文化自信。

“尽量接近历史”,这两部清宫剧都曾如是宣称。只可惜从目前呈现来看,当得上这一说辞的,仅是“一耳三钳”、点翠发饰、领约压襟等“服化道”细节。至于人物设定、剧情发展、乃至各种“中医梗”,多是胡编乱造。而这,也是近年来古装剧的“惯用套路”,被“戏说”的又岂止乾隆一人。而细梳理起来,“套路”痕迹也是十分明显,要么紧盯后宫,“佳丽三千”皆是宫斗高手;要么聚焦权谋,前朝臣子皆为野心之辈;要么再来点“穿越来客”的花活儿,恨不得扭转历史走向……如此古装剧,早就脱离了历史范畴。剧中人虽然踩着“花盆底”、拖着大辫子,也只是以古人扮相演绎现代小品罢了。

回答: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古装剧戏说历史、疯狂刷屏,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人们的认知判断。前段时间,某网游篡改历史人物,荆轲的女性设定,就让不少小学生深信不疑。对此,或许有人可以一看即知,但问题是,没人能够通晓五千年历史的所有章节,又怎能保证识别出每一处偏误?当银针试毒、麝香堕胎等广为人知的桥段,都来源于编剧在格子间里的拍脑门臆想;当舆论热烈讨论的清宫故事,都来源于“只取一点因由,随意点染,铺成一篇”的创作方式,那么历史在观众心中的面貌,恐怕就会离真实越来越远。“大事不虚、小事不拘”,这则历史学家对文艺创作的善意提醒,至今听来依然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

历史是过去发生的、不可更改的。

本文由766net必赢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行业观察,被批歪曲历史遭抵制

关键词: 766net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