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历史人物 2020-02-04 11:3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766net必赢 > 历史人物 > 正文

秦穆公姬,念子寔多

《列女传》秦穆公姬

封建,一方面是为了周家的安全,同时也为各诸侯之间保持相互协作关系打下来基础。相互之间有血缘的关系,应该守望相助。

颂曰:

穆姬死后,她弟弟公子重耳来到秦国。在秦国人的帮助下,重耳回国当上了新一任晋国国君,也就是着名的晋文公。送公子重耳回国的人是他的外甥,秦国太子罃,也就是穆姬的儿子。

秦穆夫人,晋惠之姊。秦执晋君,夫人流涕,痛不能救,乃将赴死,穆公义之,遂释其弟。

另外,《后汉书卷二十四·马援列传》(第857-858页)中也曾引用过这段故事。说的是马援不仅自己厉害,他的后代也相当不错,其女为皇后,儿子马防、马光等都是贵戚,是货真价实的二代,很有本事,很嚣张,也很招人嫉恨。

“上天降灾,使两君匪以玉帛相见,乃以兴戎。婢子娣姒,不能相教,以辱君命。晋君朝以入,婢子夕以死。惟君其图之。”公惧,乃舍诸灵台。大夫请以入,公曰:“获晋君以功归,今以丧归,将焉用!遂改馆晋君,馈以七牢而遣之。穆姬死,穆姬之弟重耳入秦,秦送之晋,是为晋文公。太子罃思母之恩,而送其舅氏也,作诗曰:“我送舅氏,曰至渭阳,何以赠之?路车乘黄。”君子曰:“慈母生孝子。”诗云:“敬慎威仪,维民之则。”穆姬之谓也。

《渭阳》,《诗·秦风》也。秦康公送舅晋文公于渭之阳,念母之不见也。其诗曰:“我见舅氏,如母存焉。”

《列女传》秦穆公姬2018-07-14 20:37列女传点击量:108

范氏曰:见舅而思其母,此人之情也。人能充是心则孝,亦无不至矣。若康公者未能充之也。然其以是心而作是诗,亦足以为孝矣。

穆姬者,秦穆公之夫人,晋献公之女,太子申生之同母姊,与惠公异母。贤而有义。献公杀太子申生,逐群公子。惠公号公子夷吾,奔梁。及献公卒,得因秦立。始即位,穆姬使纳群公子曰:“公族者,君之根本。”惠公不用,又背秦赂。晋饥,请粟于秦,秦与之。秦饥,请粟于晋,晋不与。秦遂兴兵与晋战,获晋君以归。秦穆公曰:“埽除先人之庙,寡人将以晋君见。”穆姬闻之,乃与太子罃、公子宏,与女简璧,衰绖履薪以迎。且告穆公曰:

图片 1

图片 2

李辰冬说,《诗经》的字句都是实录,每一个字都可以考证出具体的时间地点。比如,舅氏说的就是尹吉甫的舅舅;而渭水就在首阳山去镐京的路途中间。南仲在周宣王六年五月间从曲沃到镐京来朝拜宣王。朝见之后,他祭告了祖先。然后去视察了尹吉甫。当时,尹吉甫的人马驻扎在首阳山,也就是《大雅·卷阿》篇中的“有卷者阿”的“阿”。南仲专门到首阳山看望了尹吉甫,见面之后,他就走了。尹吉甫写了好几首诗描写他们会晤的情形。

吕祖谦《吕氏家塾读诗记》卷十二:

刘向说的这个故事,显然不是一个很完整的历史故事,只是讲了一个故事。主要在于说明,女性的典范作用,不仅可以决定国家政治的走向,也可以决定一个国家的未来。刘向为什么要这么看,我们不知道。如果要论女权主义的话,刘向应该算是一个先驱人物了。

——2——

晋惠公当了国君之后,穆姬给他写了封信,要他善待家族成员,因为“公族者,君之根本。”如果没有家族,仅仅有了国君,这个国家的前途是堪忧的。惠公当年是听话的小弟弟,现在已经是国君了,就不用听大姐的,凡事自己做主。穆姬说的话,只是耳边风而已。

钱澄之《田间诗学》:晋之负秦非一事矣。重耳由秦有晋,入晋而即背秦,所谓“许君焦瑕,朝济而夕设版焉”。此其一端也。至襄公后,遂与秦世仇。使吕相绝秦,反以令狐之役归罪于秦,且曰康公我之自出,谓康公为忘本者,玩《渭阳》之诗,情辞笃挚,晋之恶不暴而自着矣。(《田间诗学》,第315页)

——3——

134.1我送舅氏,曰至渭阳。何以赠之?路车乘黄。

后来史书作者在记录这段事情的时候,加了一段诗篇,可见汉代的贵族们对于诗篇的理解,是有些共识的,这也许是刘向之类的大儒们的工作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秦穆夫人,晋惠之姊。秦执晋君,夫人流涕,痛不能救,乃将赴死,穆公义之,遂释其弟。

总之,诗篇是拿来读的,可以诵读一番,陶冶一下性情;诗篇更是拿来用的,可以作为我们读书作文、理解人生的依据或路标。至于怎么用,那就靠读诗篇的人自由发挥了。我们可以说,几乎是每一个写下点关于《诗经》的东西的人,大概都是各有各的读法,惟其如此才值得一些。复读机,是不需要写下来的。

我们知道,学《诗》本身,一方面可以知道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这叫做“多识鸟兽草木”;一方面可以知道一些古典的文化常识和人文的关怀,这就叫做“兴于诗”;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能够知道怎么去做事情,这叫做“不学诗何以立”。

当然,“尊序派”也各有各自的说法,有的是引用别人的说法来证成他们的说法,有的是引用经典来说明问题,有的是通过情理的关系来论证诗篇的意义,也就是说,即便是“尊序派”:

《列女传》中引用诗篇次数超过了一百次,这在流传下来的汉代书籍中是比较少见的,也为后来学者们考证诗篇的“本事”提供了很多有意思的设想。我们先看看刘向是如何用《渭阳》篇的:

后来人讲故事,也喜欢把诗篇和历史结合起来。当然可以反过来说,比如把历史的故事结合诗篇来讲一讲,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刘向《列女传》。

对于这样的历史故事,李辰冬《诗经通释》(第540-541页)觉得不靠谱。李氏说:

最后来几段“尊序派”的保守说法,结束《渭阳》篇。

后来,她远嫁秦国,成了穆姬。而她的祖国却乱七八糟了。先是,她父亲杀掉她的亲哥哥申生,要立另外一个公子当继承人。

《毛诗》在很大程度上是历史故事,我们看到从开篇一直到134篇,毛公从来没有放弃过历史地讲述诗篇。这样的讲法,为我们开创了一种将诗歌与历史,诗篇与现实联系起来的方法,也就是说,诗篇从来都是关于现实中的人的故事。讲历史,不是单纯为了记录,仅仅只有记录,那还只是一本账目,成不了历史。

广汉张氏曰:康公为太子,送舅氏而念母之不见,是固良心也。及其即位,循是心而赋诗,是以夫子有取焉。而卒不能自充,于令狐之役,怨欲害乎良心也。使康公知循是心,养其端而克之,则怨欲可消矣。(《吕氏家塾读诗记》,第245页)

在创新的道路上,永远没有尽头,而有时候,保守却未必真的能保守得了。

穆姬知道这个事情之后,赶紧去带着人去劝解秦穆公。很简单,不能因为对方是牲口,你也要是牲口。

我们再说一遍,《诗经》是一部活生生的历史,是一部有骨肉、有灵魂,一脉相连的活生命。可惜后人把它割裂得四零五散,支离破碎而变成一堆废铜烂铁。现在发现了它的命脉,它的生命也就重新活跃起来。把这一篇排在这里,不是整个结束了玁狁的战事么。

诸公子还没被杀掉的就赶紧逃亡,一夜之间,晋国公子们全部成了红通。其中,夷吾就逃到了魏国,也就是《孟子》书中所谓的梁国。后来,又和秦国人接洽上了。等到晋献公死后,公子夷吾就在秦国人的武装支持下,回到了晋国,当上了新一代的晋国国君,后来我们称之为晋惠公。

《毛诗序》是留存至今最为完整的诗篇解释,也是我们阅读诗篇时需要看一看的。这就有了在释经学上所谓的“尊序派”“反序派”的路线斗争,当然,还有新的一派,比如朱子之类的就算是走上了新的路线。

朱氏曰:我见舅氏如母存焉,盖为康公之语。

在“尊序派”,似乎不用过多的说,因为依照《序》说来解释,看起来就是保守的。可是,一旦那些反对者成为历史,我们坚持反对者的意见的话,岂不是也是保守的么?比如坚持朱子的说法,是不是保守呢?当年的创新,以后就成了常识了,也就不成其为创新了。

本文由766net必赢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秦穆公姬,念子寔多

关键词: 766net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