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历史人物 2020-03-19 09:2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766net必赢 > 历史人物 > 正文

周主忠妾,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颂曰:

《魏武遗令》:吾婢皆勤苦,使着铜雀台,善待之。

周主忠妾者,周大夫妻之媵妾也。大夫号主父,自卫仕于周,二年且归。其妻淫于邻人,恐主父觉,其淫者忧之,妻曰:“无忧也,吾为毒酒,封以待之矣。”三日,主父至,其妻曰:“吾为子劳,封酒相待,使媵婢取酒而进之。媵婢心知其毒酒也,计念进之则杀主父,不义,言之又杀主母,不忠,犹与因阳僵覆酒,主父怒而笞之。既已,妻恐媵婢言之,因以他过笞欲杀之,媵知将死,终不言。主父弟闻其事,具以告主父,主父惊,乃免媵婢,而笞杀其妻。使人阴问媵婢曰:“汝知其事,何以不言,而反几死乎?”媵婢曰:“杀主以自生,又有辱主之名,吾死则死耳,岂言之哉!”主父高其义,贵其意,将纳以为妻,媵婢辞曰:“主辱而死而妾独生,是无礼也。代主之处,是逆礼也。无礼逆礼有一犹愈,今尽有之,难以生矣。”欲自杀,主闻之,乃厚币而嫁之,四邻争娶之。君子谓忠妾为仁厚。夫名无细而不闻,行无隐而不彰。诗云:“无言不酬,无德不报。”此之谓也。

《郭子》曰:贾公闾女悦韩寿,问婢识否,一婢云:"是其故主。"女内怀存想,婢后往寿家说如此。寿乃令婢通己意,女大喜,遂与通。

《列女传》周主忠妾2018-07-14 19:58列女传点击量:191

又曰:刘宽尝有客,遣苍头市酒,迂久,大醉而还。骂曰:"畜生。"遣人视奴,疑必自杀。宽尝朝会,庄严已讫,妻使婢奉羹,翻污朝衣。婢遽收之,宽徐曰:"羹烂汝手?"

《列女传》周主忠妾

又曰:宗岱为青州刺史,禁淫祠,著《无鬼论》,甚精,莫能屈。后有书生诣岱,岱与谈论,书生乃振衣而去,曰:"绝我辈血食二十馀年,君有青牛髯奴,所以未得相困耳。奴已叛,牛已死,今日得相制矣。"言绝而失,明日而岱亡。

周主忠妾,慈惠有序,主妻淫僻,药酒毒主,使妾奉进,僵以除贼,忠全其主,终蒙其福。

《晋书》曰:石崇有苍头八百馀。又崇有婢"绿珠",美而艳,善吹笛。孙秀使人求之。崇时在金谷别馆,方登凉台,临清流,妇人侍侧。使者以告。崇尽出婢妾数十人以示之,皆蕴兰麝,被罗縠,曰:"在所择。"使者曰:"君侯服御丽矣,然本受命止索绿珠,不识孰是?"崇勃然曰:"绿珠吾所爱,不可得也。"秀遂诛崇。

《神仙传》曰:仙人李八伯者,欲授唐公房仙术。乃为作佣客,身作恶疮,脓溃臭恶。使公房夫人舐之。疮愈,乃授以《丹经》一卷。

又曰:汉武帝时,东置沧海郡,人徒之费,府库并虚,募民能入奴婢,得以终身为郎,增秩。

又曰:罗让累迁至福建观察使兼御史中丞,甚著仁惠。有以女奴遗让者,让访其所自,曰:"本某寺家人,兄姊九人皆为官所鬻,其留者惟老母耳!"让惨然,焚其丹书,以归其母。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又《桓伊传》:晋孝武帝召伊饮,帝命伊吹笛。伊即吹为一弄,乃放笛云:"臣於筝分乃不及笛,然自足以韵合歌管,请以筝歌,并请一吹笛人。"帝善其调达,乃敕御妓奏笛。伊又云:"御府人於臣自不合,臣有一奴,善相便串。"帝弥赏其放率,乃许召之。奴既吹笛,伊便抚筝而歌。

又曰:王丹尽得父财,家累千金,奴僮数百。

又曰:傅太后使谒者置诸官婢贱取之,复取执金吾官婢八人。

又曰:张安世家僮七百人,皆有手技。

又曰:晋杜世嘏家葬,而婢误不得出,十馀年开墓而婢尚生。云其始如眠,有顷渐觉,自谓一再宿。初,婢之埋年十五六,及开冢更生犹十五六也。嫁之有子。

又曰:刘惔,姓简贵,与王羲之雅相友善。郄愔有伧奴善知文章,羲之爱之,每称奴于惔。惔问:"何如方回耶?"羲之曰:"小人耳,何比郄公!"惔曰:"若不如方回,故常奴耳!"

《三辅决录》曰:平陵孟他尽以家财赂张让监奴,奴惭问所欲,他曰:"欲得卿曹拜。"时宾客求见让者,车常数百乘,累日不得通。他后至,诸奴迎拜,径将他车独入。众谓他与让善,争以物赂他,他得以赂让。

又曰:初,孙权以妹妻先主。妹才捷刚猛,有诸兄风,侍婢百馀人执刀立。先主每入,心常懔懔。

又曰:陈泰护匈奴中郎。京邑贵人多奇宝货,因泰市奴婢,泰皆挂之於壁,不发其封,及徵为尚书,悉以还之

○佣保

《论语·微子》曰:殷有三仁焉。微子去之,箕子为之奴,比干谏而死。

《晋中兴书》曰:祖约为丞相从事中郎,於府内为婢所伤,司直刘隗奏约患生婢仆,身被刑伤。约甚惭耻,遂解职还家。

《杜兰香传》曰:晋太康中,兰香降张硕为诗赠硕云:"纵辔代摩奴,须臾就尹喜。"摩奴是香御车奴,曾忤其旨,是以自御。硕说如此。

又曰:原涉遣奴至市买肉,奴秉涉气与屠争言,斫伤屠者,亡。是时,茂陵令尹翁归新视事。知涉名豪,欲以厉俗,遣两使胁守涉。至日中,奴不出,吏欲杀涉。涉肉袒自缚,箭贯耳诣廷尉门谢罪。

又曰:栾布始与彭越为家人。时穷困,卖佣於齐,为人酒保。

《异录传》曰:庐陵欧明商,行经彭泽湖,每以物投湖中为礼。后见湖中有吏着单衣乘马云:"青洪君使要。"明过至一府舍,吏曰:"青洪感君以礼,必有重送者,皆勿取,但求如愿。"明从之。青洪君不得已,呼如愿送明去。如愿者,神婢也,所愿辄得,数年大富。

又曰:郭璞爱主人婢,无由而得,乃取小豆三斗,绕主人宅散之。主人晨起见赤衣人数千围其家,就视则灭,甚恶之,请璞为卦。璞曰:"君家不宜畜此婢,可於东南二十里卖之,慎勿争价,则此祓可除也。"主人从之。璞阴令人贱买此婢。复为苻投井中,数千赤衣人皆反缚,一一自投于井,主人大悦。璞携婢去。

《后汉书》曰:公沙穆来游太学,无资粮,乃变服客佣,为吴祐赁舂。祐与语,大惊,遂共定交於杵臼之间。

又曰:桓温自以雄姿风气是宣帝、刘琨之俦,有以比王敦者,意甚不平。及是征还,於北方得一巧作老婢,访之,乃琨妓女也。一见温,便潸然而泣。温问其故,答曰:"公甚似刘司空。"温大悦,出外整理衣冠,又呼婢问之。婢云:"唇甚似,恨薄;眼甚似,恨小;鬓甚似,恨赤;形甚似,恨短;声甚似,恨雌。"温於是疠冠解带,昏然而睡,不怡者数日。

《魏志》曰:晋室践阼,下诏曰:"故司空王基著德立勋,不营产业,其以官奴二人赐其家。"

《风俗通》曰:南阳庞俭,少失其父。后居闾里,凿井得钱千馀万。行求老苍头,使主牛马耕种,值钱二万。有宾婚大会,奴在灶下,窃言:"堂上母,我妇也。"缇即白其母,母使验问,曰:"是我公也。"因下堂抱其颈啼泣,遂为夫妇。俭及子历二千石,刺史七八人。时人为之语曰:"庐里庞公,凿井得铜,买奴得公。"

《齐书》曰:虞悰治家富殖,奴婢无游手,虽在南土,而会稽海味无不毕致焉。

《唐书》曰:哥舒翰有家奴曰"左车",年十五六,亦有膂力。翰善使枪,追贼及之,以枪答其肩而喝之,贼惊顾,翰从而刺其喉,皆剔高三丈而堕,无不死者。左车辄下马斩首,率以为常。

《梁冀别传》曰:梁冀爱监奴秦宫,官至太仓令,得出入妻所,每见辄屏御者,托以言事,因通焉。宫内外兼宠,刺史、二千石皆谒拜之。扶风人士孙奋居富,冀从贷钱五千万,奋以三千万与之,冀大怒,乃告郡县,认奋母为守臧婢,云盗白珠十斛、紫磨金千斤以叛,遂收考奋兄弟,死於狱中,悉没货财。

766net必赢,《左传·襄四年》曰:斐豹,隶也,著於丹书。(隶,罪隶。斐豹有罪,没官为奴。丹书,罪约也。)

又曰:霍光爱幸监奴冯子都,常与计事。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秦录》曰:慕容冲进逼长安,坚登城观之,叹曰:"此虏何从出也,其强若斯!"大言责冲曰:"尔辈群奴,正可牧牛羊,何为送死?"冲曰:"奴则奴矣。既厌奴苦,复欲取尔见代。"

又曰:卫青为侯家人,少时归其父,使牧羊。先母之子皆奴畜之,不以为兄弟。有钳徒相青官至封侯。青笑曰:"人奴之生,得无笞骂,即足矣,安得封候?"

《顾谭别传》曰:谭为太常,录尚书事,从交州家无私积,奴婢不满十人。

本文由766net必赢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周主忠妾,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关键词: 766net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