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物考古 2019-11-29 17: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766net必赢 > 文物考古 > 正文

甘桑疑似石刻的观察和初步认识,广西平果县遗

  2014年4月,美国香格里拉出版公司的高思澜(Sheldon Lee Gosline)博士在考察广西平果甘桑遗址发现刻字石板时,宣称发现了甘桑、那豆、布逢等地的巨石天文观测遗迹、古岩洞墓葬、巨石宫殿遗迹、巨石刻划符号甚至地形图,认为在广西右江一带很可能存在着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巨石文明。5月中旬,高思澜通过人民大学魏坚教授与我相见,用ppt介绍了他在广西平果的“天文考古”重大发现。当时我表示十分震惊,也非常感兴趣,于是相约于2014年6月21日夏至前后到平果县进行一次实地考察。

  2014年6月21日,应“广西甘桑‘天文指向线’的天文考古研究座谈会”主办方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何驽、王辉、叶晓红和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徐凤先等一行前往广西平果进行实地考察。

  1、甘桑测量  

 

 

 

  6月初,魏坚教授出面组织中外学者在平果的考察活动,并筹划“广西甘桑‘天文指向线’的天文考古研究座谈会”,平果县政府承办。会议主办方邀请我、我所的王辉、叶晓红博士和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的徐凤先研究员组成考古团队,参加考察和讨论。

  此前,美国香格里拉出版公司的高斯澜(Sheldon Lee Gosline)博士曾宣称在甘桑、那豆、布逢等地发现巨石天文观测遗迹、古岩洞墓葬、古地形图等遗迹。其中,高斯澜博士认为大量岩石上出现的“刻划痕迹”是古人所为,这也是他判断这些遗迹性质的重要依据之一。

  2014年6月23日上午参观平果县博物馆之后,我们团队的何驽、徐凤先、叶晓红,在地方考古部门的大力配合下,用全站仪对平果县甘桑遗址周围的山峰进行了测量,目的是研究遗址的天文环境,特别是二至日的日落点。

 

 

 

  6月21日我队人员抵达平果县,22至23日,对甘桑、那豆、布逢进行现场考察,对甘桑遗址疑似天文观测迹象进行了预测性的“天文指向线”全站仪测量。考察分析平果县博物馆馆藏甘桑遗址发掘出土遗物和采集的刻字石片。24日参观隆安县大石潭遗址大石铲遗迹发掘现场。

  此次考察中,我们对高斯澜博士所指的“石刻”进行了仔细观察,大体有以下几点认识。

  甘桑遗址坐落在一个山间平原中。环绕在近处的山脉分为两部分:从北偏西-正北-正东-正南-南偏西为连续的环山,有山峰山谷的起伏,我们将其最西南端的山峰编为01号。西面为一座孤山,只有一个山峰,我们将其编为02号。01和02号山峰之间形成一个较大的山口,方向为西偏南,山口外远处有一系列低山,可辨别出26个明显的山头,我们将其自南向北编为1-26号(图1,图2)。孤立的山峰与环山之间还形成另一个较小的山口,方向为西偏北,山口外稍远处有一座独立的山峰。

甘桑疑似石刻的观察和初步认识,广西平果县遗址考察的几点思考。 

 

 

  经过几天的考察,根据中国考古学和考古天文学的基本常识,我代表我的团队,简要总结一下此次考察的总体初步认识。

  其一,两处疑似古岩洞墓葬并非人为,属于自然形成。观察岩体上分布的或大或小的洞坑和沟槽,未发现任何人工痕迹,应是碳酸盐岩经溶蚀作用产生的喀斯特现象(图一)。

  在山间平原内接近东边的位置,有一块显系流水作用形成的形似椅子靠背的石头。从这点向西偏南的山口望去,大约不足10米的位置有一块孤立在平地上的巨石。高思澜博士认为椅子石是古人的天文观测点,孤立巨石是冬至日落点,02号山峰是夏至日落点。

 

图片 1

 

  一、那豆、布逢两个疑似点,没有任何人工建筑遗迹,地表和断面也未见任何文化遗物,不能判断为考古遗址(图一、图二)。疑似天文遗迹更无从判定。关于这一点,我队的王辉博士将进一步说明。

图一  疑似古岩洞墓葬

图片 2

图片 3

 

图1 西偏南山口  
图片 4

  图一 那豆石灰岩自然堆积

  其二,疑似天象观察遗迹中的巨石和疑似刻划了古地形图的巨石,均未发现人工制作痕迹。岩石上的孔洞、凹槽和裂缝应是溶蚀、水流或其他自然力导致(图二),这与附近山体上出露岩石表面的洞穴和裂缝成因类似(图三),只是后者尺寸够大不会轻易误导观察者。

图2  02号山峰与巨石 

图片 5

图片 6

 

  图二 布逢自然立石

图二   疑似天象观察遗迹中的巨石  

  我们的测量以“椅子石”为基点,测量的对象包括西偏南山口外的一系列远山,西偏南山口南侧的山峰(即01号)和北侧的山峰(即02号),最接近正北方向的山峰和最接近正南方向的山峰,以及西偏北山口外的山峰。西偏南山口外远山的26个山头中的21-25号在全站仪视场中被近处巨石遮挡,无法测量。这样,总计测量了26个点。测量了其中每一个目标点的方位角和高度角。

 

图片 7

 

  二、两处疑似“崖墓”属于自然洞穴,不是墓葬。

图三   山体上出露的岩石表面

  用手持GPS测得观测点的地理坐标为:N23°21'58.33",E107°30'54.33"。26个点的测量结果如下表1。

 

 

表1  甘桑测量结果
图片 8

  三、巨石上多数刻槽为自然痕迹,少部分疑似刻痕有待电子扫描镜做工具微痕分析判定。关于这一点,我队的叶晓红博士将进一步说明。

  其三,关于甘桑麦地里出露的一些岩石表面的划痕,高斯澜博士认为是人工痕迹,并且判断其中出现了古文字。我们考察的初步结论是并未发现明显的人工痕迹,判断其成因同上述两点。科学起见,我们针对岩石上的疑似古文字进行了微痕复制(图四)。

 

本文由766net必赢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甘桑疑似石刻的观察和初步认识,广西平果县遗

关键词: 766net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