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物考古 2019-08-31 17: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766net必赢 > 文物考古 > 正文

新代表履职关键词,全国人大代表王巍所长访谈

766net必赢 1 

766net必赢 2

记者:首先祝贺您当选第十二届人大代表!两会期间很多媒体都对您进行了专访,作为本届唯一的考古学家人大代表,您独到的见解反映了全国考古工作者的心声,如今两会归来,您能给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感受吗?

  这是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和他写下的关键词:公平、安全、保护(3月9日摄)。王巍认为,当前应该加强对环境、水资源、离退老人、儿童、弱势群体、文化遗产的保护,确保食品、饮水、药品、网络、文物等的安全,他希望自己作为一名人大代表,能为促进社会朝着更加公平的方向发展尽一份职责。阳春三月,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在本届代表中,不少是首次当选。他们将如何履职?他们的关注点有哪些?连日来,部分新当选代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写下他们心中的关键词。新华社记者 王建华 摄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王巍研究员是本届唯一的考古学者人大代表,也是社科院继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考古学界泰斗夏鼐先生之后,又一位成为人大代表的考古学家。今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共有11位全国人大代表,其中新当选的仅有4人。

王巍所长: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全国人大的会议,心情很激动,尤其是第一次走进大会堂,第一次进入会场,感受那种庄严的气氛,激动之心难以言表,当然也有很多是老委员了,第二届、第三届,最多的是五届,但对我来说确实是一次新的体验。虽然以前也去大会堂开过会,但是人大会的这种氛围显然是不一样的,是讨论国家的大政方针。因为这次是产生新一届的国家领导人,而且是第四代和第五代的交接,对国内来说也很瞩目。能够作为一个国家重大发展的新老交替的见证,很激动。当然同时也觉得是一种责任,我觉得人大代表不单是一种荣誉,更重要的是要能够代表你所能了解的这部分人民的意志、呼声,其实说起来我们也算是来自基层,从我们的角度怎么能够反映文物考古界的这种声音、需求和愿望才应该是我们应该做的。

 

在两会期间王巍代表接受多家媒体专访,就文化遗产保护、南海考古、文明探源、鉴宝收藏等问题提出独到的见解,反映了全国考古工作者的心声。

766net必赢 3

新代表履职关键词--王巍

记者:我看很多媒体对您的专访涉及到了文化遗产保护、文物收藏、拍卖这些话题,这些也是目前咱们考古界现在比较热门的,大家比较关注的话题,您的这些观点正好是代表了国内一些考古学家的心声。

766net必赢 4

王巍所长:是啊,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是在第一线,有很多感受,这些感受很多在考古界是共同的,比如在大规模的基本建设中怎么把文化遗产摆在更优先的位置,而不是放在从属的位置;怎么更好、更准确地宣传考古的成果,引导大家更重视文物所包含的历史文化信息等,这些都是我们很久以来就有的想法。这次是有了这个机会,能够发表出来,而且自己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自己的一些想法或考古界的一些想法终于有一个机会去直接面对媒体和社会来发出呼声,这是我最深的一个体会。

这是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和他写下的关键词:公平、安全、保护。王巍认为,当前应该加强对环境、水资源、离退老人、儿童、弱势群体、文化遗产的保护,确保食品、饮水、药品、网络、文物等的安全,他希望自己作为一名人大代表,能为促进社会朝着更加公平的方向发展尽一份职责。阳春三月,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在本届代表中,不少是首次当选。他们将如何履职?他们的关注点有哪些?连日来,部分新当选代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写下他们心中的关键词。新华社记者 王建华 摄

记者:咱们以前提出这些问题,主要是在学术界层面上,现在您通过人大代表这个身份说出来,就进入到了国家参政议政的层面了。

央视网“张莹两会专访”栏目,央视记者黄海宁对王巍代表的专访视频

王巍所长:对,这些观点我们在一些场合也说,但是那是纯个人的一种表达。如今作为人大代表,发出的呼声在一定程度上就不只是个人的角度,起码是这个领域的,可以说是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代表大家的呼声。而且政府机构对人大代表提出的提案现在都有一个比较完善的制度,比如提案建议,如果你明确要求政府部门回应,他就一定会回应;但也有些建议是仅供参考,不要求回应的。所以实际上,我们国家各个部门对人大代表的质询,包括提案建议都是很重视的,都是要在明确的时间内答复一二三四,最后还要询问人大代表是不是满意。如果对这个答复不满意,那他还要再继续办理。从这个角度,也可以体现出我们的政府对来自人民的呼声的重视程度在加强,这个还是挺令人欣慰的。

“[视频]专访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 ”

记者:您是本届唯一的考古学界代表,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继夏鼐先生之后第二位当选的考古学界人大代表,作为人文学科的学者,尤其是像考古学这种冷门的学科,也逐步开始参政议政,作为一名考古学家,您有什么感想?

“[视频]建议把文化遗产保护列入到国家整体发展规划中”:

王巍所长:确实,考古界有不少都是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确实比较少。据我了解,我们院里可能夏鼐先生之后我是第二个,陕西曾经有过石兴邦先生和韩伟先生,但总体来看确实是比较少。人大和政协角度略有不同。人大是最高的权力机关,人大代表能更直接地来参政议政。所以,我觉得如今我们中国考古学的发展、考古学界的成果、以及考古学在当代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已经越来越得到社会的认可,考古学的知识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关注度不断提高,人们对考古、文物的兴趣也越来越强。我们就是处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觉得自己的当选,主要还是和我们考古学地位的上升和提高有最直接的关系。我个人恰好是处在这么一个国家级考古机构的领导的位置上,成为人大代表,主要还是我们中国考古学的进步和发展的一种反映。

“[视频]加强南海考古有助于南海争端的解决”:

记者:您在本次大会中提交的议案里面涉及了哪些问题呢?

“[视频]鉴宝类节目鉴定价格虚高5—10倍”:

王巍所长:我提交了几个建议,不是议案。人大代表的议案要30个代表共同提出,但我们这方面人数是很少的。我提了几个建议,一个是关于在城镇化建设当中,加强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具体来说就是把文化遗产的保护放在城镇化建设最优先考虑的环节。因为城镇化的建设会是大规模的、铺天盖地的,必然会涉及很多遗址、很多文化遗产,所以,必须把文化遗产放在最首先要考虑的位置上,而不是说先把方案定了、区域定了,才来考虑遗产保护。最终在这个前提下,考古将非常被动。在基建现场,是清理还是放弃?清理就会延缓城镇化建设的步伐,放弃就会造成遗产破坏,这就造成了两难的局面。如果是先把文化遗产保护放在前面,我们在城镇化建设选点的时候就可以避开一些重点的遗址。而且在涉及到文化遗产保护的时候,有一票否决权,如果城镇化建设涉及到全国重点的文化遗产保护单位等等,那就必须改变计划,我其实很强调这一点。

766net必赢 5

还有一个与之相结合、相配套的提议,就是建议国家文物局主导在全国范围内系统开展大遗址的勘探。为什么要提这个问题呢?目前我们国家有几百处的国宝级的大遗址,我们曾经提出过一百项大遗址的规划编制。但是实际上,这些大遗址基本上都没有做过系统的勘探,我们顶多知道一个大致的范围。比如我们做的一些都城遗址,对宫城的位置、大体区域的功能有所了解,其他细部的了解很少。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开展过全面系统的勘探,当然这需要大量的经费。没有全面系统的勘探,对地下埋藏的了解可以说是很粗的、轮廓性的东西。从保护的角度来说,哪些地方是必须要保护的;从规划的角度来说,哪些地方是可以用于类似展示的,包括遗址公园,实际上很多工作都受制于我们缺乏对大遗址细致的勘探,情况不是太明了。以前之所以没有立项,是因为这需要大量的经费、时间和人力。现在我们有这个条件了,据了解,我们“十二五”规划用于文化遗产保护的经费是100亿,“十一五”是20亿,你想想,增加了5倍。但是,我们目前并没有考虑开展系统的勘探。地下埋藏的情况没有充分的详细了解,那么保护、规划的实施就会出现不切合实际、有的放矢这些疑问。所以我认为应该把大遗址保护的经费从中抽出至少五分之一,用于系统的勘探。一些有资质的单位可以承担这一项目,用五到十年的时间,起码把百项大遗址进行全面系统的勘探。因为现在的勘探不仅仅是钻探了,包括系统的测绘、每一个孔的情况的记录。不发掘或者少发掘就能对地下的埋藏情况有一个比较详细的了解,这是符合我们尽可能用小的发掘面积来获取大量信息的一个方式,也是现在大遗址考古工作的一个趋势。但是这个必须由国家文物局牵头,有大量的经费来支持,然后是一些遗址的申报、设置系统的勘探的技术要求,包括检验、验收的标准等。应该有一个完善的环节,保证这个钱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效用,而不是走过场,钱拿到了,效果不敢说,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中国社会科学网首席记者方鸿琴对王巍代表的专访:

另外一个提议就是讲讲南海考古。南海争端现在是国际上的一个热点,我们要提供南海的领土、领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一些依据。这个依据有法律方面的依据,还有历史方面的。历史依据一方面是文献记载,一方面就是考古资料,如果能有考古的资料来证明我们的先民很早就生活在那儿生活,比如说我们历代的政府很早就对这里实施管辖,有这样的证据的话,那是铁证,但是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进行过系统的南海岛屿的考古调查。上个世纪80年代初,民族大学的王恒杰先生曾经自己做过。

“王 巍:大遗址的保护和研究应该纳入国家战略”:

766net必赢 6

766net必赢 7

记者:咱们所目前在海南开展工作,也有建工作站的计划,就是您这种思路的实施吧。

中国社会科学网首席记者 方鸿琴 导播 任岩 摄像 孟繁杰 张哲 视频统筹 卢智宇 后期制作 徐晓昕

王巍所长:对,说实话,南海考古迄今为止主要是水下考古,但我觉得要解决一系列的问题,仅有水下考古是不够的。因为水下考古主要表现在航路上,我们中国的瓷器还有可能出现在非洲,那只能说是我们的船经过过那儿,但是如果在岛屿上发现有我们生活过的遗迹,那就是铁证。所以国家要组织力量来开展南海考古,尽快建立南海考古的基地。

嘉宾介绍:王巍,男,汉族。1954年生于长春市。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位委员会委员。本届考古、文博界仅有的两位全国人大代表之一,全国唯一的考古学者人大代表,也是考古界继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考古学界泰斗夏鼐先生之后,又一位成为人大代表的考古学家。曾任考古研究所夏商周考古研究室主任、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兼任《考古》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考古系主任。2005年起,任研究生院教授委员会执委。他是迄今为止唯一三次获得田野考古奖的中国考古学家。 1970至1977年,先后在吉林省农安县农村插队,长春市锅炉厂当工人,长春市基层机关当干部。197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8年3月,考入吉林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1982年初大学毕业,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参加北京房山琉璃河西周城址和墓地的发掘。1987-1990年,受派先后到日本奈良县立橿原考古研究所和茨城大学研修,学习日本考古学。1995年1月,以在日本发表的专著——《从中国看邪马台国和倭政权》获日本九州大学文学博士学位。1995年4月至1996年3月,赴日本早稻田大学文学部作访问学者,撰写第2个博士学位论文——《东亚地区古代铁器和冶铁术的传播与交流》。1996年7月,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历史学博士学位。他是中国第一个获得中日两个博士学位对俄考古学家。1992年,晋升为副研究员,1997年晋升为研究员。1999年,被评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有突出贡献专家,博士生导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他还分别于2001被授予德国考古研究院通讯院士,2006年被授予美洲考古学会终身外籍院士。2011年,当选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2013年,当选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主要社会职务有:国家学位委员会历史学科评议组第五届和第六届成员(每届由来自全国高校和研究机构的历史和考古学者共15人组成,王巍是目前的第六届历史学科评议组中唯一的考古学家)、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殷商文化学会前副会长、曾先后被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吉林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厦门大学、中央民族大学、郑州大学、河南大学等高校聘为特聘教授、客座教授或客座研究员。他还是亚洲史学会评议员。主要著作:《从中国看邪马台国和倭政权》日文,日本雄山阁出版社,1993年;《东亚地区古代铁器和冶铁术的传播与交流》,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中国考古学?夏商卷》,合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12月;《中国考古学?两周卷》,合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12月。 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社会科学网独家访谈栏目。今天做客我们演播室的嘉宾是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研究员。我们今天的话题是即将召开的“两会”。 记 者:王所长,您好!感谢您接受中国社会科学网的采访。首先祝贺您当选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能给我们谈谈您当选的感受吗? 王 巍:首先我感到很荣幸,能够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据了解,我是考古界唯一的人大代表,所以在高兴和荣幸之余,更觉得沉甸甸的。因为人大代表是有义务代表民众,发出民众的声音、反映民众的愿望、参政议政的,这和我迄今为止干过的所有工作都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有一些紧张,也有一些期待,也觉得是一份责任。 记 者:您刚才也说到,您是考古界唯一的人大代表,那么在这次两会上,您会不会提一些关于考古或者文化方面的议案? 766net必赢,王 巍:我在得知当选人大代表的时候,我马上想到的是很多当前的社会民生问题,比如水污染、空气污染、食品安全等等,这些都是关系到全体民生、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但是后来我想,这种议题肯定会有很多人大代表提,故如果有这种议案,我会附议。我的切身感受是,我们经常在一些偏僻的地方,包括在城乡结合部,那些地方的污染比北京还要厉害得多。但是这些并不是我最熟悉的领域,我作为考古界的学者,希望能够反映一些自己熟悉领域的情况,提一些相关的建议。 记 者:能不能给我们具体、详细介绍一下您的议案内容? 加强大型古代遗址的勘探和保护力度的建议 王 巍:我想提的是,关于加强大遗址勘探和保护力度的建议。什么叫大遗址?遗址是过去人生活遗留下来的城市、村落,废弃了下来就变成了遗址。对于大遗址,很多人可能认为就是规模比较大的遗址,但实际上在考古文博界,大遗址是一个专门的用语,它不仅指规模大,而且是指在古代历史发展中占有重要意义或者在历史发展的重要时间结点上的大型遗址,比如历代的都城,比如文明起源时期区域的中心,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所以,大遗址既有规模上的“大”,也有历史发展中意义巨大的含义。 大遗址保护实际上是保留我国的文化命脉 为什么要提这样的议案呢?实际上我们国家大遗址的概念应该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叶提出的,在此之前没有大遗址的概念。随着经济高速发展,城市化高速进展,对大型遗址的破坏越来越严重,对大型遗址的保护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因为这些大遗址,尤其是古代都城的遗址,往往也是现代一些区域性城市,甚至是国家中心性城市所在,比如北京、西安、洛阳等等。现在人们每天都跟这些遗址打交道,无论是基本建设动土,工厂建房、甚至老百姓挖一个鱼塘或菜窖,都有可能对这些大遗址进行破坏。国家文物局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叶开始高度关注这个事情,目前大遗址已经成为国家文化遗产保护的重中之重。虽然国家和各地的文物管理部门是重视的,但大遗址的保护并不只是文物系统的事情,它关系到城市规划以及城市的建设发展,关系到经济的开发等等。在经济建设、城市发展过程中,文化遗产保护,尤其是大遗址保护,往往没有摆在应有的重要位置上。比如在一些地方的城镇化规划中,往往就没有关于大遗址保护的内容,一些大型的基本建设项目,比如在工程进行中发现了遗址,有的会停工报告文物管理部门,有的就悄悄挖掉了。 所以,大遗址保护实际上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是保留我国的文化命脉,因为这些大遗址往往是古代文明的证据和载体,如果大遗址被破坏了,我们国家文明物化的证据就减少了,甚至就没有了。但是只是文物部门强调它的重要性,在国土资源、城市开发、经济建设中,就没有形成全社会的共识,尤其是各个政府部门的共识。文物部门在政府部门中算是一个比较弱小的部门,但实际上它要保护的是我们国家文化的命脉,而且遗址一旦被破坏,就不可再生。经济建设中,比如一个工厂,一个建设项目,可以再生、重建,但是文化遗址一旦破坏,哪怕再次复原,也是假的文物古迹。 我想在这方面,通过我的呼吁和跟其他代表、委员的沟通,能够在国家文物部门重视的前提下,呼吁社会各界,尤其是政府各个部门的共同关注,而且要在城市发展规划、城镇化进程中把文化遗产保护、大遗址保护摆在首要位置,在不对文化遗产、大遗址造成重大破坏的前提下进行城镇化建设。当经济发展、城镇化建设与大遗址保护之间产生矛盾的时候,应该为大遗址保护让路。所以我觉得要在这个层面进行呼吁。 把文化遗产保护、大遗址保护的规划作为国家和城市发展规划的内容之一 记 者:王所长刚才提到文化遗址的重要性及其保护,您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究,有没有相应的好的保护措施? 王 巍:有,比如国家文物局最近几年搞了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摸清家底,在全国范围内调查有哪些遗址,有哪些所谓不可移动的文物。此外对大遗址,尤其是在现代都市附近的重大遗址,比如都城遗址,现在开始建设国家遗址公园,因为如果不做成国家遗址公园,永远在地下看不见,随时都可能被破坏。如果做成国家遗址公园,一是可以让民众直接欣赏、触摸古代的遗迹,二是建成公园之后,就不会随便在上面建工厂。我们国家第一批12个国家遗址公园,比如大家都知道的长安城的大明宫,隋唐洛阳城、安阳殷墟等都在陆陆续续地建。但是因为国家遗址公园的建设有很多条件,不可能一下子建成上百个。 我们考古研究所大约在五年前接受国家文物局的委托制定了首批优先保护的一百个大遗址名单,正在着手编制这些大遗址保护的规划。 这个保护规划跟我另一个提案有关,在国家层面的发展规划和城市层面的发展规划中,必须把文化遗产保护、大遗址保护的规划作为有机的组成部分。迄今为止,大遗址保护的规划和城市的发展规划以及其他经济社会方面的规划不相吻合,还是被作为文物局或者文物界自己的事情,还没有形成国家各部门的一致行动,这就是一个矛盾。按理说国家文物局应该是代表国家行使文物管理的权利,但实际上大遗址的保护、文化遗产保护有的时候是超出文物局本身职权范围的。另外,我们国家和各地的经济发展、城市建设,包括城市的十年规划,纷纷制定出炉,但其中没有文化遗产保护的内容。具体的措施就是在国家层面的发展规划和城市层面的发展规划中,必须把文化遗产保护、大遗址保护规划的实施作为有机的组成部分,否则就没有生命力、约束力,就没有全社会的认可和行动。我认为这是最适合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提出的议案。而且我希望国家相关部委能作出回答,并促进这方面的工作。 记 者:好的,非常感谢王所长!我们今天的访谈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的观众!

我最后提的主要是这三个建议,关于鉴宝栏目的,那是记者采访的时候提到的,我在提具体的建议的时候,系统了解了一下具体情况,据说广电部也要对这些鉴宝的栏目有一些新的规定,所以我就没有再明确的提出。

本文由766net必赢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新代表履职关键词,全国人大代表王巍所长访谈

关键词: 766net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