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文物考古 2019-09-03 17:4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766net必赢 > 文物考古 > 正文

陶寺考古初显尧舜时代的,漆杆与圭表测影

    在目前已知的文献中,最早的影长记录见于《周礼》与《周髀算经》之中。《周礼》与《周髀》传为周公所做,其成书年代虽无定论,不过主流观点认为大体在西汉前后。自汉代以降,在正史天文或律历志中记载影长数值就越来越普遍。表1中列出唐代以前对冬夏至影长的记录.另外,我们可以通过现代天文学方法来计算在某个特定时间及地理纬度可观测到的理论冬夏至影长。由于对冬夏至的影长测量在中国古代具有重要的政治文化意义,即在“地中”观测到的冬夏至影长,被认为是编制历法及列土封疆的基本依据之一。因此作为对比,我们在表1中同时计算并列举了文献编纂之时都邑的冬夏至影长理论数值.

 

关键词  陶寺城址王墓IIM22  漆杆  圭表

关键词:陶寺  圭表测影  ⅡM22漆杆  《周髀算经》

 

(全文查看)  

 

  陶寺已发掘的早期王族墓地面积约4万平方米,发掘并清理了1300余座。中期王族墓地约1万平方米,其中最大的元首墓ⅡM22长5米、宽3.75米、自深7米。

陶寺考古初显尧舜时代的,漆杆与圭表测影。原文发表于《自然科学史研究》2009年第3期

 

 

    根据考古发掘,山西襄汾陶寺城址分为早期小城(面积56万平方米)和中期大城(280万平方米)[1]。早期小城年代为公元前2300—前2100年,中期大城年代为公元前2100—前2000年。陶寺城址以其发达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明特征不仅成为龙山时代晚期黄河流域的领军文化,而且凸显出都城特征和国家社会性质,又因“尧都平阳”的文献记载地望即今临汾一带,而被多数学者视为尧舜之都[2]。陶寺文化晚期(公元前2000—前1900年),陶寺城址被平毁,沦为普通大型聚落。

    中国古代测量日影的传统非常悠久,据《山海经·大荒北经》记载:“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可见夸父追逐的并非太阳,而是日影。在殷墟甲骨文中,也有关于 “立中”的说法,估计与影长测量有关。可以想象,在史前的农业文明中,古人依靠测量日影来定方向、定时刻、定节气和定地域,对于生产生活而言都是十分基本的。通过测量冬至和夏至的日影,可以确定回归年的长度,这对于天文学的起源和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摘  要  2002年,素有“尧都平阳”之称的山西襄汾陶寺城址中期王墓IIM22的头端墓室东南角,出土了一件漆木杆IIM22:43,残长171.8厘米,上部残损长度为8.2厘米,复原长度为180厘米。漆杆被漆成黑绿相间的色段加以粉红色带分隔,显然具有特殊功能。尤其引人注意的是漆杆第10—12号绿色带被11号红色带有意隔断,根据以往的研究,陶寺一尺等于25厘米,则第1—11号色段总长39.9厘米,等于陶寺1.596尺,非常接近《周髀算经》所说的“夏至日影长一尺六”的记载。第1号色带至33号色带总长度为141.6厘米即5.664尺,为春秋分日影长。假如以一满杆顶点为起点向前移杆后,第1号至38号色带长度为157.4厘米,加第一杆总长180厘米,共长337.4厘米,13.496尺,非常接近《周髀算经》冬至晷长337.5厘米即13.5尺。由此推测IIM22:43漆杆为圭表日影测量仪器系统中圭尺,时代为陶寺文化中期(公元前2100—前2000年)。

摘要:通过计算分析,推测《周髀算经》中的冬夏至影长可能是陶寺文化时期在山西襄汾陶寺遗址观测得到的。2002年,在陶寺遗址中期城址的王墓ⅡM22中出土一根漆杆,经过对该漆杆进行复原,并进行计算与模拟观测,得出漆杆上的粉色环带所对应的日期与陶寺观象台日出狭缝所对应的日期基本一致。根据计算推测出残损的漆杆全长应为173厘米左右,通过翻杆进行测量,是当时测影所用的圭尺.

 

 

 

 

 

 

 

何  驽: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 100710

 

 

 

 

  世界上最古老的观象台 

 

(作者:黎耕  孙小淳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北京。原文发表在《中国科技史杂志》第31卷  第4期)

  笔者曾在《“中”与“中国”由来》(《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5月18日)和《陶寺文化:中华文明之“中正”观缘起》(《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11月5日),对陶寺遗址与最初“中国”概念的关系进行了初步分析。随着陶寺考古发掘的新进展,笔者对相关问题有了进一步认识。

 

 

  《尚书·尧典》说“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根据陶寺观象台考古发掘和天文学研究,初步判定陶寺观象台与圭表,可以得到一个20个节令的太阳历,其中包括二分二至、气候变化的节点、祭祀节日、粟黍稻豆农时。而农时是“敬授民时”最实用的核心,也是文德的实质精髓。

 

 

  《周易》豮豕之牙与尧舜之上政。马王堆出土的《帛书·周易·昭力》解释《周易》“豮豕之牙,吉”的含义就是修兵不战而屈人之兵,此乃《周易·系辞下》“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之谓也。陶寺中期元首墓ⅡM22头端墓壁上,以公猪下颌骨(豮豕之牙)为对称轴,左右各摆3柄带彩漆木把的玉石钺(玉兵),正是豮豕之牙的图示,象征修兵不战的文德治国理念。

(责任编辑:孙丹)

    在表1 中,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首先是《周髀算经》中所记载的影长数值,与其他所有影长数值相比,都与汉代的时间及观测纬度有较大出入。其次是从《后汉四分历》以来,几百年间之间所记载的历法,冬夏至影长数值都无变化,且与都邑的理论影长相去甚远,很明显这是历法编纂者在刻意遵循古制,以表明自己的正统地位。而自唐代以后,可见冬夏至影长的变化与实际观测相关,其精度相比前朝也有了很大进步。

 

    陶寺中期大城外侧东南部有一座由两道南城墙围成的小城,面积约10万平方米,城内主要遗迹为一处陶寺文化中期王族贵族墓地和观象祭祀台。在中期王族墓地中,2002年我们清理了一座王级大墓IIM22。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

  2002年,陶寺遗址中期王族墓地大型元首墓ⅡM22出土一根木胎漆绘圭尺,残长171.8厘米,复原长度187.5厘米,圭尺上由间隔黑色和绿色格间以红色道标出刻度,其中包括陶寺本地二分二至,以及可与陶寺观象台20节令历法对应的其他16个节令。而陶寺圭尺刻度中有一个非常突兀的第11格刻度,从头端到此刻度39.9厘米。按照笔者研究25厘米为陶寺1尺的结果折算近乎1.6尺。这明白无误地表明,陶寺已经存在“地中”概念。

 

1    问题的提出

  多种证据显示陶寺都城遗址就是尧都 

 

全文阅读

 

1  出土背景

 

 

  《尧典》与《虞书》所提到的四岳官僚。陶寺早期和中期的中型贵族墓葬,很有可能是官僚墓葬,其中随葬木表或玉璇玑的中型贵族墓职官很可能是天文官;随葬骨耜的贵族墓很可能是农官。而陶寺早期贵族墓随葬的玉石圭,我以为是官僚委任的凭信。《尚书·虞书》提到考核官员有收颁瑞信行政制度,汉儒认为是圭璧。陶寺中型墓随葬玉石圭皆为钝尖锋,像春苗拱出地面而有信;圭的长度则是以所委任辖区夏至影长来象征地理区位和地广。

图片 1

  考古发现都城要素最齐备的都城遗址 

 

 

 

  (原文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6月5日第747期  本报记者 霍文琦/整理)

本文由766net必赢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陶寺考古初显尧舜时代的,漆杆与圭表测影

关键词: 766net必赢